被遺忘的集中營,無法磨滅的歷史

被遺忘的集中營,無法磨滅的歷史
在海峽群島的奧爾德尼島集中營,可見的遺跡只有為數不多的幾處,敘爾特島營區大門是其中之一。海峽群島屬于英國皇家屬地根西行政區。
攝影:LES GIBBON, ALAMY
 
撰文:MEGAN GANNON
 
  今天,在奧爾德尼島崎嶇的懸崖之上,敘爾特島營區遺址已是雜草重生。這座島是英國皇家屬地,位于海峽群島。但75年前,這里是一座守衛森嚴的德國監獄,令人望而生畏;幾百人在這里備受折磨,死于納粹手中。
 
  二戰結束,奧爾德尼島上的敘爾特島集中營和其他小營區被拆除,漸漸消失成一道風景。現在,一群英國考古學家還原了敘爾特島集中營,并追溯在那段短暫而又殘酷的歷史中,這座集中營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這項研究發表于3月30日的《古物》雜志。
 
  Caroline Sturdy Colls是專門研究大屠殺遺址的考古學家,也是這項研究的首席著者。她說,“無論是現實中,還是在人們心里”,納粹在敘爾特島集中營里犯下的罪行,已經被埋了起來。
 
被遺忘的集中營,無法磨滅的歷史
© NGP, Content may not reflect National Geographic's current map policy.

  “身為英國人和研究人員,在做博士研究之前,我從未聽說過二戰時期奧爾德尼島上發生的暴行,”Sturdy Colls說。她現在是英格蘭斯塔福德郡大學沖突考古學與種族滅絕調查的教授。“我只知道德國人占領了海峽群島,但完全不知道他們建造了集中營。”
 
  Sturdy Colls和同事希望通過法醫考古學方法,揭開這段歷史。2010年,他們開始調查敘爾特島集中營,結合了檔案記錄、航拍老照片,以及激光雷達和探地雷達等非侵入性調查技術。
 
  這項研究的重要意義之一是證明這個集中營里的大部分地方都保存了下來。在這座島上,二戰時集中營的那段歷史仍是一個禁忌話題。Sturdy Colls說,奧爾德尼島的一些居民曾表示支持,但研究團隊的工作遭到了地方當局的阻攔,尤其是在2019年的紀錄片《阿道夫島》問世之后。這部電影講述了Sturdy Colls對集中營的研究,并表示可能仍有一些二戰時期的集體埋葬點下落不明。
 
被遺忘的集中營,無法磨滅的歷史
2017年敘爾特島集中營的航拍照片,從中可以看出地面之上可見的集中營遺跡屈指可數。2008年,一位幸存者立了一座紀念碑(圖中A處)。
供圖:CENTRE OF ARCHAEOLOGY, STAFFORDSHIRE UNIVERSITY/ANTIQUITY PUBLICATIONS LTD
 
被遺忘的集中營
 
  1940年,納粹侵占法國,英國政府認為很難守住英法之間的海峽群島這片自治領土。盡管還有很多平民留在群島中最大的澤西島和根西島,但奧爾德尼島上的居民幾乎都已撤離。當年7月,德國人抵達這座7.77平方公里的島時,沒有遇到任何抵抗。
 
  被德國占領的海峽群島成為納粹“大西洋壁壘”沿海防御系統的一部分,這個防御系統一直延伸到歐洲西端。為了建造奧爾德尼島上的防御工事,納粹負責工程方面的托特組織在島上建立了幾座強迫勞動營和奴隸勞動營。集中營里的大部分囚犯來自烏克蘭、波蘭、俄羅斯和其他蘇聯成員國,但也有不少法國猶太人。1943年3月,奧爾德尼島上最恐怖的勞動營:敘爾特島營區成為集中營,由黨衛軍準軍事部隊“死人頭部隊”管理。
 
被遺忘的集中營,無法磨滅的歷史
1946年,英國軍隊歡迎二戰期間撤離的奧爾德尼島居民重回島上。
攝影:FRANCIS REISS, PICTURE POST/HULTON ARCHIVE/GETTY
 
  戰爭結束后,人們回到奧爾德尼島,開始重建家園,同時英國軍方調查了被廢棄和部分拆除的集中營。調查人員繪制了敘爾特島集中營遺址的地圖,并收集了被狗襲擊、毆打、射殺等慘劇的目擊記錄。他們發現,囚犯死后,營地醫生往往不能檢查尸體,并被要求給預先打印好的死亡證明簽字,上面的死因通常是“循環系統問題”或“心力衰竭”。在島上的一座墓地里,研究人員發現一個有假底的棺材。
 
  在之后的幾十年里,更多的證詞指向囚犯所遭受的非人道對待。西班牙共和黨Francisco Font曾在奧爾德尼島的另一個營區被強迫勞動,他回憶在敘爾特島集中營勞動時,曾看見大門上“吊著一個人”。“他胸前有一塊牌子,上面寫著‘偷面包’。他的尸體就這樣吊了4天。”Font的證詞被保存在澤西島的一座檔案館里。
 
  歷史學家Paul Sanders告訴我們,納粹給囚犯提供的都是最低限度的食物,但由于海面有時波濤洶涌,物資無法抵達海峽群島,以至于連這么點食物都會出現短缺。因為黨衛軍軍官腐敗無能,“與歐洲其他被占領的地方相比,這里的囚犯得到的食物更少”。Sanders是《1940至1945年德國占領下的英國海峽群島》一書的作者。針對奧爾德尼島上這種“特別致命的”情況,缺少平民證人。
 
  “如果這些囚犯處在平民的監視下,情況會不太一樣,”Sanders說:“奧爾德尼島上,沒有平民看到這一切,這使得環境更加殘酷。”
 
重新發現敘爾特島集中營
 
被遺忘的集中營,無法磨滅的歷史
考古學家把照片拼成3D模型,把連接著敘爾特島集中營地面和納粹司令官家的隧道可視化。
供圖:CENTRE OF ARCHAEOLOGY, STAFFORDSHIRE UNIVERSITY/ANTIQUITY PUBLICATIONS LTD
 
  在新研究中,Sturdy Colls和團隊發現了物證,可以證明目擊者對敘爾特島集中營里惡劣條件的描述。他們繪制了集中營營房里的低洼處,證實目擊報告中提到的過度擁擠問題;每個囚犯最多只有1.5平方米的空間。在清理遺址植被的過程中,他們發現了囚犯用的廁所。研究團隊將虛擬現實的可視化,從而更清楚地看到一些特點,比如從司令官的家通往營地的地下隧道;由于現場的光線條件不好,人們很難看到這些。
 
  通過航拍老照片,研究人員還發現,1943年敘爾特島營區從勞動營發展成集中營后,其規模和安全措施都有了大幅提高。
 
  例如,黨衛軍不遺余力地給敘爾特島集中營配備了圍欄和瞭望塔,這一定給囚犯帶來了深遠的心理影響。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里并不需要這些東西,因為這只是小島的一個角落,周圍危機四伏,”Sturdy Colls說:“這些囚犯無處可逃。”
 
銘記敘爾特島集中營
 
  納粹占領下的敘爾特島集中營和奧爾德尼島,留給后人一份沉重的遺產,這些遺產應該如何呈現,各方莫衷一是。營區僅存的清晰可見的元素之一是大門。今天,這里只有一小塊牌子:在以前的囚犯的要求下,2008年舉行了掛牌儀式。
 
  Sturdy Colls說,挖掘敘爾特島集中營遺址的提議一直遭到拒絕,這讓團隊的非開挖式法醫研究顯得更加重要。
 
  “我們不是第一個發現這個營區的人,雖然有這些證詞,雖然人們做了很多努力,這里仍然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歷史,”Sturdy Colls說。
 
  “我們的工作是讓更多的人知道,那些飽經苦難的人曾經歷過什么。”
 
  劍橋大學的考古學家Gillian Carr說:“在我看來,這篇論文將會幫助奧爾德尼島意識到敘爾特島集中營遺跡的重要性,并重新思考未來如何將這個營地納入到島上的遺產中。”Carr一直在研究海峽群島被占領時期的情況,但沒有參與此次研究。
 
  2017年底,奧爾德尼政府正式將敘爾特島集中營列為保護區,禁止可能帶來威脅的開發活動。奧爾德尼的議員Graham McKinley表示,希望看到敘爾特島集中營對游客更加開放。他正嘗試重建一個遺產委員會,看看如何研究、保護這個地方,并把這里變成紀念遺址。
 
  “有一些人,希望拋棄過去,繼續生活,不去過多地回顧歷史,”McKinley說:“但我認為,我們應該多做一些事情,向世人展示這里曾經發生過什么。”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ub8优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