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最佳照片

撰文:SUSAN GOLDBERG,主編
 
  說到“國家地理”,你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攝影。
 
  過去130年里,我們為讀者獻上的視覺之旅幾乎遍及地球的每一個角落,從直沖云霄的山脈到深不可測的海洋,從繁茂的叢林到荒涼的沙漠,從時髦大都市到偏遠小鄉村。我們的攝影師僅在過去10年里就拍攝了21613329張圖片。2160多萬!這是一個相當驚人的數字,如果再從中挑選出“最佳”或“最愛”圖片,那任務就非常艱巨了。
 
  隨著2010年代進入尾聲,我們勢必要做一個盤點,回顧這十年來最具影響力的瞬間。我們從14位攝影師的作品中選出了15張最能引發共鳴的照片:一只以野牛尸體為食的熊。一只瀕危的穿山甲和它的幼崽。一張死去的女人的臉,很快就會被移植到另一個想要獲得新生的女人的臉上。也門的童養媳。密蘇里州堪薩斯城的9歲跨性別女孩投來的自信眼神。當然,你心中的最佳照片可能與我們所選的有出入,這沒關系,只要我們的圖像能讓你感到有意義、能觸動你的心靈、能幫你提高意識、能讓世界變得更美好,這就足夠了。

  感謝您對國家地理131年來的支持。
 
十年最佳照片pic
巴達赫尚省,阿富汗
倫敦攝影師Lynsey Addario長期拍攝過的主題有很多,其中包括產婦死亡率(她在許多國家都記錄過)以及現代阿富汗婦女的艱難生活。2010年12月,她在阿富汗鄉村公路上的見聞恰好將這兩個主題交織到了一起。Addario與同行的醫生翻譯在山腰的公路旁看到兩個女人,穿著長袍,沒有男人陪同。在阿富汗,你很少見到無人陪伴的女人,因而這讓她們感到很驚訝。經了解,兩人中有一個是孕婦,她正在分娩。這名孕婦的丈夫之前有過一個因難產而亡的妻子。當時她丈夫的車壞了,正試圖聯系其他人,Addario和同伴開車送他們去了醫院。在護士的幫助下,這位18歲的母親生下了一名女嬰。Addario將這段插曲加入了阿富汗拍攝的圖集中,之后又發表在了雜志上。
攝影:LYNSEY ADDARIO

十年最佳照片pic
哈杰省,也門
站在這些也門女孩身旁的并非他們的父親。美國攝影師Stephanie Sinclair的作品《童養媳》(Too Young to Wed)在國際上備受贊譽。她花了數年時間到世界各地探訪,揭秘了那些用家族“榮譽”或文化傳統強迫女孩結婚的社會。也門村民Ghada、Tahani與他們丈夫的照片拍攝于2011年6月,刊登在《國家地理》的一篇文章中。這幅作品在聯合國反童婚運動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現在,聯合國和已將保護兒童免于被迫早婚定為一項基本人權。
攝影:STEPHANIE SINCLAIR

十年最佳照片pic
吉布提,吉布提
2013年初,《國家地理》作家Paul Salopek開啟了為期七年的徒步之旅,按照他的預期,他將步行3.4萬公里,穿越四大洲,追溯人類第一次從東非穿越美洲的大遷徙。到達紅海岸邊的吉布提時,攝影師John Stanmeyerk也加入了進來。一天晚上,Stanmeyerk散步時,看到了月光下的這一幕:人們四處走動,希望接收到鄰國索馬里的移動信號。“我很驚訝,”Stanmeyerk說道。“如今,在移民的過程中,手機成為了我們與親人之間唯一脆弱的聯系。”Salopek呢?他還要繼續走下去。下一站就是緬甸。還有2萬多公里的路程在等待著他。
攝影:JOHN STANMEYER

十年最佳照片pic
好萊塢,加利福尼亞州
這頭美洲獅的名字叫P22,攝影師Steve Winte對它早有耳聞。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的工作人員都知道,一頭美洲獅不知怎么穿過了美國最繁忙的兩條高速公路,來到了洛杉磯格里菲斯公園(Griffith Park)。2013年12月,《國家地理》欄目推出《幽靈美洲獅》專題,捕捉到了這些神出鬼沒的城市大貓的蹤影。一年多后,P22在著名的好萊塢標志前再次觸發了陷阱相機。“這引發了一場保護南加州最后的美洲獅和其他野生動物的運動,” Winte說道。“洛杉磯每年都會慶祝P22日。”
攝影:STEVE WINTER

十年最佳照片pic
大提頓國家公園,懷俄明州
2014年,英國攝影師Charlie Hamilton James被派往懷俄明執行任務,在這期間,他迷上了當地的動物,并把家人臨時安置在了杰克遜霍爾。他與國家公園管理局合作,在大提頓公園設置了一個由運動傳感器遠程觸發的陷阱相機,以便記錄公園內尸體傾倒場的活動。攝像機捕捉到了這只成年雄性灰熊將渡鴉趕離野牛尸體的場景。“這就是我最喜歡陷阱相機的地方,”《國家地理》攝影副主編Kathy Moran說道。“你搭建了舞臺,但永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攝影: CHARLIE HAMILTON JAMES

十年最佳照片pic
哈斯汀,塞拉利昂
“這張照片一直在我腦中揮之不去,”攝影師Pete Muller說道。2014年,埃博拉疫情迅速蔓延期間,Muller正在塞拉利昂的一個治療中心執行任務。一天,一名神志不清的感染者沖出了隔離區,試圖爬墻逃出去。對這一地區來說,疫情的爆發無疑是個毀滅性打擊,這個神智不清的傳染病人成為了致命威脅;一名武裝警察和兩名身穿防護服的臨床醫生制服了這名男子,將他帶回了床上。12小時后,他不幸離世了。
攝影: PETE MULLER

十年最佳照片pic
圣奧古斯汀,佛羅里達州
為了記錄下地球瀕臨滅絕的野生動物,來自內布拉斯加州的Joel Sartore花了近15年時間在野外拍攝這些處境危急的物種。這個名為“影像方舟”的項目現在已經收錄了1萬多只動物的照片,其中包括圖上的白腹長尾穿山甲(Phataginus tricuspis)。2015年的一天,在佛羅里達州的一家野生動物保護機構里,一只白腹長尾穿山甲帶著它的幼崽闖入了Sartore的鏡頭。“我好像進入到了另一個世界,”Sartore說道。“它們是哺乳動物,但與我以前見過的任何動物都不同。穿山甲常因其鮮嫩的肉質和鱗片的治療作用而遭到獵殺,亞洲和非洲的穿山甲是地球上被販賣最多的哺乳動物之一。
攝影: JOEL SARTORE

十年最佳照片pic
弗林特市,密歇根州
2016年1月,調查報告顯示弗林特水源的鉛含量和其他污染物多年來一直處于危險水平,此后,當地居民一直致力于尋找清潔水源,攝影師Wayne Lawrence記錄下了這段艱難歷程,以及他們如何面對政府官員的背叛。在消防站內,Lawrence第一次見到了Abron兄妹——13歲的Antonio和他兩個12歲的妹妹Julie和India,他們每天都要來這里領取臨時提供的免費瓶子。對于那些孩子在家接受教育的家庭(他們的母親在舊貨店購買校服)來說,這是目前唯一可獲取的安全水源,能用于飲用、做飯和洗澡。Lawrence回憶起無望的弗林特之旅時說道:“一家又一家地造訪,聽著同樣令人絕望的故事,真是令人心碎。”
攝影: WAYNE LAWRENCE

十年最佳照片pic
堪薩斯城,密蘇里州
新西蘭攝影師Robin Hammond為LGBTQ群體拍攝的照片備受贊譽,他在執行《國家地理》2017年1月號《性別革命》(Gender Revolution)的拍攝任務時遇到了Avery Jackson。當時,Hammond的拍攝對象是8個不同國家的9歲兒童。這個9歲的小女孩讓他感覺很特別:Avery五歲前是一個男孩,生活在密蘇里州堪薩斯城,在家人的支持下,她從2012年開始以跨性別女孩的身份生活。編輯們選擇了她的照片作為訂閱版封面,雜志問世后,在讀者中引發了“興奮、恐懼、擔憂和感激等情緒,”主編Susan Goldberg說道。就Hammond而言,各方持續傳達出的感激之情最讓他動容;老師和年輕人感謝他幫助開啟了一個重要對話。“她渾身洋溢著自信和活力,”他這樣評價Avery。“她在照片上寫著:’我很自豪。我很高興。我是個普通的小女孩。’”
攝影:ROBIN HAMMOND

十年最佳照片pic
亞馬爾半島,俄羅斯
下午的裝扮活動上,8歲的Kristina Khudi身披斗篷,頭戴王冠,陶醉地站在苔原之上,她稱自己為“苔原公主”,雖然這位公主的行頭使用窗簾和紙盒制成的,但這并不妨礙她的表現力,這位可愛少女此刻就是一位公主。Kristina是西伯利亞最北部的涅涅茨人,家人以放牧馴鹿為生,她從州立寄宿學校回家過暑假時拍下了這張照片。攝影師Evgenia Arbugaeva在俄羅斯北極長大,為了這次拍攝任務,她深入到了當地牧民中。牧民們每年要跋涉1200多公里,穿越亞馬爾半島,但現在,他們的放牧受到了氣候變暖和天然氣田開發的威脅。
攝影:EVGENIA ARBUGAEVA

十年最佳照片pic
里弗賽德,加利福尼亞州
“所以你想讓我們給你做一個蜂鳥餐盤?”2017年7月,攝影師Anand Varma為《國家地理》新蜂鳥研究專題拍攝照片時,對蜂鳥進食時的舌頭運動產生了濃厚興趣,而且非常迫切地想要捕捉到這個畫面。為此,他找到了當地的一家玻璃吹制公司,并提出了一個不同尋常的要求。他想要一個透明的微型盤子,這樣就可以將鳥兒(圖中為安娜蜂鳥)從一邊的開口處進食的畫面定格下來。“要拍下這張照片,最難的就是如何讓這只鳥把嘴伸進圓管里,”Varma說道。請放心:拍攝過程中,沒有任何蜂鳥受到傷害,它們也沒有明顯的不安。
 
十年最佳照片pic
約塞米蒂國家公園,加利福尼亞州
攀巖大師Alex Honnold在無繩索輔助條件下徒手攻克約塞米蒂國家公園的酋長巖(El Capitan)之前,攝影師Jimmy Chin經常與他一同攀爬。2017年6月,Chin參與記錄了Honnold的登頂過程,這些視頻為國家地理電影公司出品的電影《徒手攀巖》(Free Solo)提供了影像資料。攀登至離地面762米的高度時,Chin強迫自己像Honnold那樣集中注意力,最終完成了最后的沖刺。“不會有比登頂更讓人熱血澎湃的瞬間了,”Chin說道。“這一刻,不可能成為了可能。”
攝影:JIMMY CHIN

十年最佳照片pic
奧羅拉,科羅拉多州
15年來,《國家地理》攝影師Lynn Johnson以及照片編輯Kurt Mutchler一直在追蹤Susan Potter的故事。Susan Potter在72歲時自愿參加了科羅拉多大學的可視人項目,死后,她的遺體將被冷凍起來,并被分割成27000片,這樣就可以建立一個研究數據庫。加入項目時,波特是一位離不開輪椅的殘疾維權人士,她認為自己時日無多,但她活到了87歲。Johnson和作家Cathy Newman陪伴Potter走過了人生最后一段時光,并小心翼翼地記錄了尸體冷凍切片的過程。他們撰寫的有關Potter的故事已于2019年1月在《國家地理》雜志發表。
攝影:LYNN JOHNSON

十年最佳照片pic
克利夫蘭,俄亥俄州
“由衷的敬佩,”攝影師Lynn Johnson說道。她回憶起了和醫護人員簇擁在手術臺旁的畫面,手術臺上只有那張臉,一個從捐贈者身上剪下來的鮮活的器官,還沒有移植到接受者身上。“這讓我們對身份問題產生了疑問,”Johnson說道。兩年多來,她的朋友兼同事、攝影師Maggie Steber一直在記錄Katie Stubblefield的故事。Stubblefield是克利夫蘭診所(Cleveland Clinic)的一名年輕病人,她在18歲時試圖開槍自殺,結果臉部被毀。另一名年輕女性的死亡讓面部移植手術成為了可能。 Steber、 Johnson以及作家Joanna Connors于2018年9月聯合發文,詳細闡述了面部移植的過程。手術持續了31個小時,非常成功。術后,Katie一直在練習講話、鍛煉面部肌肉,最近她表示希望上大學。
攝影:LYNN JOHNSON

十年最佳照片pic
萊基皮亞縣,肯尼亞
“這張照片花了10年時間才拍攝完成,”蒙大拿攝影師Ami Vitale說道,他在2009年第一次見到了這頭名叫蘇丹的北方白犀牛。當時全球只有9頭雄性北方白犀牛存活,蘇丹是其中之一,它生活在捷克動物園;為了拯救該物種,蘇丹和其他三頭犀牛被空運到了肯尼亞的保護中心。這四頭龐然大物在搬遷中都幸存了下來,但到了2018年,蘇丹已經是僅存的一頭雄性北方白犀牛了。在奧佩杰塔保護區,她看到蘇丹的看護者之一Joseph Wachira正傾身給它做最后一次耳部按摩。“對我來說,這不僅僅是一個故事,”Vitale說道。“偷獵現象并沒有減少。此時此刻,我們正在目睹物種滅絕。” 
攝影:AMI VITALE
 
(譯者:陌上花開)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ub8优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