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夢終覺醒:氣候變化的故事

撰文:ALEJANDRA BORUNDA

  1月15日,NOAA與NASA共同發布了一份報告,證實2010年至2019年是有記錄以來(即140年來)最熱的十年。分析還顯示,2019年是第二個最熱的年份,海洋溫度達到史上最高。支持這份報告的科學家指出,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排放是全球持續變暖的原因所在。
 
  氣溫越來越高,一系列自然災害接踵而至,全世界終將面對氣候變化帶來的惡果。最新研究再次證實,如果不采取減排措施,情況將進一步惡化。
  最近十年里,全世界很多人都意識到了一個嚴峻的現實:氣候變化正發生在我們身邊,而且情況很容易每況愈下。
 
  這十年發生了一系列致命的災難性事件:桑迪、瑪麗亞、哈維等颶風從根本上改變了所經之地,留下的傷痕至今未愈;越來越強的熱浪導致世界各地紛紛陷入悶熱的氣候中;野火更是在瞬間吞噬了幾百平方公里的土地。
 
  地球大氣層最熱的年份是哪一年?海水溫度最高的年份?北極海冰范圍最小的年份?一起來看看這些氣候記錄吧。
 
十年一夢終覺醒:氣候變化的故事pic
 
  這些變化的幕后推手顯而易見:由于人類燃燒化石燃料,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濃度穩步增加,地球表面多余的熱量因此在此匯集。這相當于給整個地球加溫,直接導致地球變熱;同時還引發了非常復雜的后果,這些變化與海洋、大氣、土壤、巖石、樹木和地球上的所有生物息息相關。
 
  “天哪,這個十年太糟糕了,” 加州大學圣芭芭拉分校的氣候政策專家Leah Stokes說:“我們得做點什么,讓下一個十年不那么糟糕。”
 
人類破紀錄
 
  過去十年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十年,這向所有人發出了警告。與1950年至1980年的年平均氣溫相比,近十年的氣溫上升幅度略高于1度;而過去五年則是最熱的時期。到目前為止,2019年或將成為有史以來第二熱的一年,與長期平均氣溫相比,今年要高出0.94度。
 
  這個數字聽起來似乎并不多,但隨之帶來的后果卻很嚴重。平均氣溫的每一點變化都增加了出現極端高溫的可能性。而且海洋、空氣、水體總儲熱量的微小變化會對地球產生巨大的影響。
 
  例如,科學家認為,約2萬年前,即最后一個冰河時代,地球的溫度比今天的平均水平低大約6度。但當時巨大的冰原覆蓋著北美洲,且一直向南延伸到長島。整個世界看起來與今天截然不同,而平均氣溫只有很小的變化。
 
  正如科學家所預料的那樣,最高氣溫也在悄然升高。平均氣溫上升的同時,發生極熱情況的可能性也隨之增加。在過去十年里,“極端”高溫事件更加頻繁,這種情況可能還會加劇。
 
十年一夢終覺醒:氣候變化的故事pic
 
  地球整體變暖還有另一個重要情況,即在一整年或一段距離里,升溫幅度并不均勻。冬季升溫速度比夏季更快。從2009年到2018年(這是有記錄的最近十年,2019年的數據尚未得出),最低溫的變化幅度為0.74度。隨著冬季變得溫和,整個生態系統都出現了令人不安的現象:春季提早到來,以至于授粉昆蟲活動的時間錯開了植物開花的時間。降雨增多,降雪減少,融雪提前,影響了夏秋兩季的水量。湖泊解凍,永久凍土融化,應該結冰的地方成了開闊水域。
 
  海洋的變化同樣令人警覺,而且更加明顯。隨著厄爾尼諾(太平洋海水周期性變暖)等大規模現象的出現,每年的氣溫也搖擺不定,而海洋會讓這種跡象變得不那么明顯,將過去幾年的變暖結合在一起。對于海面上的變化,海洋的反應速度更慢、更有規律,讓我們清楚地意識到發生了什么。
 
  人類引起的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多余熱量,超過90%都由海洋吸收,這一點已經明顯體現在表層海水的溫度上。海洋熱浪與更大的變化,可能比我們想象的來得更早。海洋熱浪與我們在陸地上感受到的熱浪相似,而那些更大的變化甚至會影響整個地球的天氣模式。
 
冰的故事:人類惹上了大麻煩
 
  過去十年地球發生了很多變化,最明顯的標志就是冰。在過去五十年里,整個地球的升溫幅度不到1度,而僅僅過去十年,北極就上升了約1度。那里的冰和冰凍地貌敏感地發生了變化,正如科學家預測的那樣。
 
  2012年,格陵蘭冰原幾乎整個變成了爛泥地,大量融化物涌到沿海水域。這種軟化現象一次又一次地發生。北冰洋的海冰范圍也在這一年降至有記錄以來最低,且自那之后一直在歷史低點徘徊,改變了以北極寒冷天氣為基礎的“正常”氣候模式。
 
  西南極洲冰川聳立,如果它們全都融化的話,足以讓海平面上升3米多。它們已經在不可避免地消退。如今,地球每座高山上的冰川幾乎都在縮小,重塑了高海拔地區的生命。它還影響了下游:幾十億人依賴山頂的冰雪融水生活。
 
  海洋中積聚了熱量,再加上冰在融化,地球大部分地區海平面高度已破紀錄。在過去的10年里,溫暖的海洋不斷擴大,造成海平面上升,與此同時,格陵蘭島和南極洲的融化為世界海洋增加了約36毫米的淡水,而且這個速度每年都在上升。淡水的注入正在改變極北地區海洋的構成,這反過來又減緩了從北到南、控制世界氣候的水流傳送帶的速度。目前我們尚不清楚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但情況不容樂觀。
 
  所有變化的幕后黑手顯而易見:大氣中的二氧化碳。2009年,其濃度在百萬分之390左右;2014年,這個數字突破了百萬分之400;今天,已經在百萬分之410附近徘徊。自260萬年前以來,地球大氣的二氧化碳濃度從未有過這么高。當時,北極地區沒有冰原,南極有大片森林,海平面比現在高出12米多,整個地球的情況與今天截然不同。
 
  哥倫比亞大學、NASA戈達德太空研究所的氣候科學家Kate Marvel說:“最近十年非常重要,而且情況很不妙。我們應該行動起來,迎接新的十年。”
 
氣候在變,人類的態度也在變
 
  氣候變化的物理模式越來越清晰,而人類的態度也在變化。
 
  耶魯大學氣候變化交流項目的負責人Anthony Leiserowitz解釋說,21世紀初,美國人都在關心氣候變化問題。2007年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一份報告引發了如何應對氣候問題的討論,政治團體也對此很關心。科學界更是大聲疾呼。
 
  但由于一系列政治和社會原因,2008年至2010年,關于氣候變化的認知卻在急劇下降,更不用說尋求解決辦法。Leiserowitz表示,這十年的前期,主要工作是重獲人們對氣候變化的關注。
 
十年一夢終覺醒:氣候變化的故事pic

  與此同時,科學家開發了新技術,以確定氣候變化導致颶風、熱浪、野火等事件的可能性有多大。他們將更廣泛的變化模式與天氣事件直接聯系在一起。Leiserowitz說,這種明確的關聯性正在改變人們對這些事件的看法。
 
  例如,氣候變化加劇了颶風哈維的強度,實際降雨量比預計增加了20%。這類信息非常明確,將科學與天氣事件聯系在一起,影響了人們對這些事件之肇因的看法。
 
  過去幾年里,公眾開始對氣候變化非常感興趣。2010年,耶魯大學的項目調查顯示,59%的美國成年人認為全球變暖正在發生;今年,這個數字上升至67%。2009年,31%的被調查者認為全球變暖會傷害到個人;今年,則升至42%。
 
  而且,在過去一年里,年輕人更是頻頻舉行各種活動。數百萬青年氣候活動家聚集在一起,呼吁人們關注被偷走的未來。科學團隊也在發出愈加嚴厲的警告。全球越來越關注這個問題和可能的解決方案。但到目前為止,我們采取的行動還遠遠不夠。
 
  Leiserowitz告訴我們:“很多人開始把這些都聯系在一起。他們驚訝地感慨,天哪,這是氣候變化嗎?更多的人也看到了這一點,他們紛紛問道:‘啊,一個接一個破紀錄的事件,這是什么情況?它們之間有關聯嗎?’”
 
  “這是非常糟糕的十年,”Stokes說:“我想說,我們失去了過去十年中的九年,但在最近一年,我們開始有所行動。這是一種全新的能量與動力”,她表示,這預示著未來十年,氣候有希望會不同于過去。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ub8优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