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目驚心:現代生活改變自然世界

撰文:Daniel Stone
 
攝影:Edward Burtynsky
 
  距今4000-5000年的那段時間通常被稱為“青銅時代”。從那時起,人類就開始勘探珍貴自然資源并加以采集。

  當時,開采銅礦或金礦意味著使用雙手勞作,而且有許多工作只能由一個人完成。然而進入20世紀后,尤其是到了21世紀,人類逐漸發展出了新的開采方式,即在工作中使用大型機械。這樣一來,無論是速度還是效率都有了大幅提升。
 
  人類現代生活的每一個角落都有科技的痕跡,而每一種科技都需要有來自地下的某種物質為支撐——手機中使用的二氧化硅(玻璃);種植食物使用的磷;電線中用到的銅(沒有這個元素的使用,你也就無法看到這篇文章了)……攝影師Edward Burtynsky覺得自己有義務讓大家了解這些,于是他用了15年的時間,走訪世界各地,拍下了大量照片,并在此基礎上完成了其最新著作《基本元素》。Burtynsky今年61歲,在其漫長的職業生涯里,他用照片記錄下了地球的變化。與此同時,他還拍攝下了人類活動對地球的影響。但是他想展示的并非是對于人類的失望,而是想通過拍攝的方式,記錄下因改變所帶來的不可磨滅的痕跡。哪怕這些改變是我們不愿見到的。
 
  Burtynsky帶著這樣的目標走遍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他拍攝了采石場,被破壞的巖面,煤田,貨柜港口,農村住宅,油田以及鹽礦。Burtynsky一般會從空中拍攝,但選擇的位置不會太高。因為一旦高度超過240米,拍攝對象的細節就會消失,瓦片就會變成馬賽克。而他想要呈現的是照片的顆粒感。他拍下的每一張照片中,都會出現破壞的場景。這種破壞有時是由鏟車造成的,有時是因推土機引起的,有時則是因為爆炸,但罪魁禍首,終歸還是人類。
 
  這類拍攝工作一般都會將他引向中國,因為那里是這個星球上人口最多、野心最大、需求最旺盛的地方。Burtynsky是加拿大人,他已經到訪中國數十次,每次都能找到再來一次的理由。他見證過無節制的欲望會帶來何種后果,正因如此,他才認為中國的欲望不能被簡單的妖魔化。“中國的生產建設規模比西方大得多,而且它正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影響著我們。美國和加拿大的失業率越高,中國的就業率就越高。”Burtynsky這樣說道。
 
  這正是Burtynsky作品中所反映出的矛盾沖突:破壞與毀滅的同時也意味著生育和發展。石油鉆探讓工人得以養家糊口,而砍伐樹木也可能讓某個人獲得材料來建造房屋。

  實際上,弄清楚到底什么算是破壞也并不容易。鄉村的反面是大都市,這里通常被樹立為現代化、進步和優秀文化的模范。然而,建造一座城市不僅是從地下開采鐵礦那么簡單。從規模入手或許不是看待這個問題的最佳方式,因為當人們尋找一切問題的罪魁禍首時, 他們最終都會被引向同一個答案:用Burtynsky的話來講就是“人類所做的一切是對需求的自然反應,所以人類規模的大小也就決定了破壞的程度。”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ub8优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