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20年第二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最后一艘運奴船

隨著已知最后一艘抵達美國的運奴船的殘骸被發現,它帶來的108名非洲奴隸及其后人的故事也喚起了人們的關注。

最后一艘運奴船pic
他19歲時被囚禁在“克洛蒂爾達號”上帶到了這里。但科索拉(后取名為庫喬·劉易斯)從未忘記自己的故鄉。獲得自由后,他和同船難友們建造了自己的城鎮,并延續了許多非洲的傳統。
繪畫:塞德里克·赫卡比 SEDRICK HUCKABY


最后一艘運奴船pic庫喬·劉易斯的后人阿爾特維斯·蘭伯斯-羅薩里奧(穿裙子者)說,那艘船的殘骸被找到后,“我們激動萬分”。她的堂妹拉爾菲馬·蘭伯斯穿的T恤衫上,印有劉易斯拍攝于1927年前后的照片。

 

  2019年5月,在戴著鐐銬的非洲人首次踏上英國殖民地弗吉尼亞400年后,一隊水下考古學家宣布,在美國亞拉巴馬州莫比爾附近發現了“克洛蒂爾達號”沉船燒焦的殘骸,這是已知最后一艘抵達美國海岸的運奴船。1860年,也就是美國禁止奴隸進口后52年,一名富有的地主雇用了這艘縱帆船和它的船長,將俘獲的100多名非洲人走私到美國亞拉巴馬州,這是一項會被判處絞刑的罪行。完成了這個非法的任務后,該船便被立即燒毀,以便銷毀證據。從17世紀初至1860年,估計約有30.7萬名非洲人被送往美洲大陸淪為奴隸,這些俘虜便是其中的最后一批,“克洛蒂爾達號”也因此為長期以來被稱為“美國原罪”的奴隸貿易畫上了一個臭名昭著的句號。1865年,亞伯拉罕·林肯總統宣稱,摧毀了這個國家的內戰是上帝對這項原罪的審判。內戰結束后,奴隸制被廢除,“克洛蒂爾達號”帶來的無家可歸的非洲人成了自由的美國人,在美國扎下了根,但他們并未放棄自己的非洲人身份。他們在莫比爾河上游的樹林和沼澤間定居下來,建造簡陋的房屋、養花種菜、飼養牲畜、狩獵、捕魚、耕種。他們建起了一座教堂和自己的學校,還創建了一個團結互助、自給自足的社區,后來被稱為“非洲城”。如今,他們的后代中有許多人仍生活在那里。這些不平凡的人的故事——他們的付出和成功、痛苦和韌性——是非洲城中的每個人都牢記在心、引以為傲的,也是他們努力保存的寶貴遺產。
 
第一章 殘忍的貿易
 
撰文:小喬爾·K. 伯恩 JOEL K. BOURNE, JR.
 
  1860年時,奴隸構成了美國經濟的基礎,其價值比投資于制造業、鐵路和銀行的資本總和還要高。棉花在美國的出口商品中占比35%至40%,亞拉巴馬大學奴隸史學家喬舒亞·羅思曼說。“美國和全世界的銀行向亞拉巴馬州、
密西西比州和路易斯安那州注入大量資金,投資于種植園、南方的銀行和奴隸,奴隸可以用于抵押。”羅思曼說。
 
  美國從1808年起禁止進口奴隸,到1859年,美國國內奴隸價格飛漲,極大削減了種植園主的利潤,促使一些人呼吁恢復奴隸貿易。奴隸貿易的其中一個堅定支持者是蒂莫西·梅赫。梅赫出生于美國緬因州的一個愛爾蘭移民家庭,后來和幾個兄弟姐妹一起搬到了亞拉巴馬州,他們靠造船、當江輪船長和從事木材生意賺取了大量財富。他們還擁有大片土地,由奴隸勞作。
 
  在一次與一群北方商人的激烈爭論中,梅赫打了一個大膽的賭:他會在聯邦當局的眼皮底下,把一船黑人俘虜運到莫比爾。梅赫沒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投資人。幾年前,他的造船商朋友威廉·福斯特建造了一艘名叫“克洛蒂爾達號”的豪華快速縱帆船,用來在墨西哥灣附近運送木材和其他貨物。梅赫用3.5萬美元租下了這艘船,并聘請福斯特做船長。
 
  1860年2月底或3月初,福斯特帶領船員起航,前往臭名昭著的奴隸貿易港口維達(位于今天的貝寧),史料最為詳盡的一次向美國販運奴隸的航程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福斯特留下了一份關于此次旅程的手寫記錄,后來,梅赫和那艘船上的幾名非洲人也向記者和作家講述了自己的故事。其中兩名活到20世紀30年代的非洲人還出現在了短片中。

ART: THOM TENERY SOURCE: JAMES DELGADO,SEARCH, INC.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20年2月號 )
ub8优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