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50年后,這個世界會怎樣?

展望:50年后,這個世界會怎樣?
國際空間站的工作人員為地球拍下無數照片,記錄每一個瞬間,為NASA科學家提供數據,人類因此得以更深入地了解這顆星球。
攝影:JEFF WILLIAM, NASA
 
撰文:DAVID BEARD
 
  今天的我們正集中力量,應對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回想50年前,第一個地球日誕生,那時的人們正紛紛走上街頭,試圖拯救世界。
 
  面對如今的混亂局面,《國家地理》在探索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50年后,也就是地球日100周年之際,我們將迎來怎樣的世界?
 
  樂觀主義者和悲觀主義者都認為,我們正處在一個轉折點,如何行動將決定我們踏上什么樣的道路。最新一期《國家地理》將從這兩個角度進行探討。
 
展望:50年后,這個世界會怎樣?
《國家地理》最新一期雜志封面
供圖: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樂觀的人怎么看?作家Emma Marris認為,隨著汽車、太陽能、風能、電池存儲的技術不斷提升,世界將變得更美好。她預計,人類將停止對肉類生產的補貼,鼓勵全社會轉向更多的植物性食品。她寫道,由于年輕人和老年人的意識增強,在政府干預下,企業與個人將會翻新建筑,淘汰油爐和燃氣爐,減少13億輛耗油量巨大的汽車。
 
  “至于錢,不會比救助銀行的更多,”Marris寫道,她引用了Project Drawdown組織的Jonathan Foley的話。該組織為各種氣候變化解決方案進行成本效益分析。Foley指的是2008年至2009年經濟衰退后的復蘇情況。
 
  回到好消息,Marris還寫道,教育已經極大地改善了人們的生活。肯尼亞的婦女在普遍獲得了教育和節育機會后,這個國家的生育率從20世紀70年代的8.1下降到了2015年的3.7。
 
展望:50年后,這個世界會怎樣?
圣地亞哥的日本友誼公園里,一片寧靜,人們紛紛沉浸在自然風景中。Emma Marris在展望2070年的文章中,樂觀地希望未來能處在一種平衡狀態。
攝影:GEORGE MICHAEL,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對自然的態度上,她認為,混合式思維將取代絕對主義。大型農場將與城市垂直菜園共存。“界限將更柔和,后院將更豐富。荒野走廊穿過農田和城市,洪泛平原儲存碳、生產食物、控制洪水。孩子們可以爬到學校的果樹上摘水果。”
 
  至于我們最大的威脅:氣候變化,Marris視之為富國幫助窮國的機會。“這是一次機會,”Marris寫道:“是我們一步步成長的機會。”在她眼中,2070年地球日將是一場聚會:政治家普遍意識到化石燃料的罪惡,所有咖啡都來自公平貿易,城市交通噪音大幅減少,宛轉悠揚的鳥鳴聲清晰可聞。
 
  另一方面,《大滅絕時代:一部反常的自然史》一書的作者Elizabeth Kolbert則認為,這一切不會那么快發生。她預計,到2070年,海水上漲將帶來很多后果:馬紹爾群島和馬爾代夫變得無法居住;弗吉尼亞州的諾福克洪水泛濫長達半年;在澳大利亞和加州等地,野火季節變得更加漫長、火勢更加猛烈,留下滿目瘡痍。
 
  Kolbert稱,我們的未來取決于接下來50年內的碳排放量,如果不全面停止,大氣中的碳含量(和地球的溫度)將持續上升。森林砍伐在繼續,我們周圍的動植物也在繼續滅絕。“很多物種已經淡出了這個世界,而更多的物種正瀕臨滅絕。”
 
  Kolbert對未來不抱樂觀態度,也不認為我們會迎來美好的2070年地球日,不過她承認,技術進步可能會解決一些問題。
 
  Kolbert寫道:“也許人類將發明完美的授粉無人機(目前已經在測試了)。也許我們能找到各種辦法,應對海平面上升、更猛烈的風暴和更嚴重的干旱。在全球變暖的大環境中,也許新的轉基因作物能讓我們養活不斷增長的人口。也許我們會發現,‘相互聯系的生命之網’對于人類的生存并不是必須的。”
 
展望:50年后,這個世界會怎樣?
愛達荷州博伊西的鄧肯大火過后,目之所及,一片焦土。Elizabeth Kolbert預計,2070年地球的形勢將非常嚴峻,野火季節變得更加漫長,火勢更加猛烈
攝影:CHARLIE HAMILTON JAME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她總結道:“對一些人而言,這似乎是個不錯的結局;但在我看來,未來可能很恐怖。這意味著,我們將繼續沿著當前的道路走下去——改變大氣、抽干濕地、清空海洋、清除生命。擺脫大自然之后,我們會發現自己越來越孤獨,陪在我們身邊的可能只有昆蟲無人機。”
 
  那么,我們的未來究竟是什么樣呢?決定權是否在我們手中?3月24日黎明前,我寫完最后一個字,聽見窗外的鳥兒在唱歌。我從書架上拿出Greta Thunberg薄薄的演講集,《No One Is Too Small to Make a Difference》。
 
  在一次演講中,Thunberg說,希望在于反抗,在于我們拒絕被遺忘。
 
  2019年4月,這位瑞典少女告訴倫敦的年輕人:“我們才是改變世界的人。事情本不應該是這樣,但既然他人無動于衷,那么我們就必須挺身而出……為了這顆星球,為了我們自己,為了子孫后代的未來,生命不息,奮斗不止。”
 
  無論樂觀還是悲觀,包括Thunberg和她的反對者,或許所有人都會同意這一點:地球值得我們去奮斗。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ub8优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