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揭開了深海的秘密

2020.03.06
撰文:NINA STROCHLIC
圖片編輯:MALLORY BENEDICT
 
她們,揭開了深海的秘密
20世紀30年代,在一個名為“深海潛水球”的潛水裝置中,人們進行了最為大膽的載人深海探險嘗試。圖為技術人員Gloria Hollister Anable在船抵達百慕大圣喬治后對探險球進行檢查。當探險隊員們潛到水下時, Anable負責與他們保持聯系。
攝影:JOHN TEE-VA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1930年,水下探險家William Beebe和Otis Barton進入深海潛水球中,之后被下放到了百慕大附近的大西洋中。這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載人深海探險,很快就成了國際新聞。
 
她們,揭開了深海的秘密
William Beebe(左)在談到他與Otis Barton(右)的水下探險時寫道:“潛到水下400多米的地方時,我們發現了一個人類眼中完全陌生的世界,這里的風景非常奇特。”
照片來源:WILLIAM BEEB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Beebe在1931年的《國家地理》故事中寫道,他們看到的生命世界“就像火星或金星一樣充滿著未知”。他補充說,現代海洋學對深海的了解還很少,就好像一名研究非洲動物的學生一直埋頭研究嚙齒動物,他不知道野外還有大象和獅子在游蕩。
 
  水面之上,一群女科學家團隊要負責這個新裝置的順利運行。實驗室助理Jocelyn Crane Griffin在甲板上幫助辨認海洋生物。負責電話通信的是Gloria Hollister Anable,她是野生動物保護協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熱帶研究部的首席技術助理,該協會贊助了這次行動。深海潛水球通過一條電纜與船相連,Beebe可以借助這條電纜與外部世界進行電話聯系,這也是他們的唯一生命線,它應該時刻保持暢通。(在一張照片中,Anable坐在一個木箱上,頭上戴著耳機,文字說明寫道:“通訊中斷時,她無法判斷是靜電干擾還是致命事故。”)
 
她們,揭開了深海的秘密
在水下數百米處,William Beebe通過電話向Gloria Hollister Anable描述了他看到的情景(Anable位于照片右側,圖中是百慕大的深海潛水球總部)。在船上, Jocelyn Crane Griffin(中間)幫助辨認海洋生物。后來, Else Bostelmann (站在門旁邊)繪制了這些奇異生物的圖像。
攝影:JOHN TEE-VA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Anable和Beebe 一直在電話里談笑風生,當Beebe看著深海生物游過時,他會轉述給Anable,由她記錄下來。1930年6月19日下午,她記錄了Beebe從244米深的水下發來的報告:“遠處一直有微小的燈光閃爍,呈淡綠色。發現鰻魚,1只深色,1只淺色。巨銀斧魚來了;迎面看上去就像蠕蟲。”她向他轉達了有關深度、時間和天氣的信息。
 
她們,揭開了深海的秘密
她們,揭開了深海的秘密
Else Bostelmann以其精湛的畫技成功還原了那些我們之前從未見過的深海生物。上圖,一條海鰻捕獲了另一條魚。下圖,一條無尾鰻魚在猩紅色的箭蟲中間游泳。
繪圖:ELSE BOSTELMAN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她們,揭開了深海的秘密
蝦和魚在大西洋的深水中游弋。
繪圖: ELSE BOSTELMAN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她們,揭開了深海的秘密
劍齒蝰魚正在攻擊小翻車鲀。
繪圖: ELSE BOSTELMAN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每次潛水之后, Beebe的素描和轉述記錄都會被送到百慕大實驗室的Else Bostelmann手中,她會根據這些材料將這些水下生物完美復原。雖然她沒有在深海潛水球里觀察過,但她經常戴上潛水帽,把畫筆綁在油彩調色板上,然后把畫布拖到水下去創作,尋找靈感。她后來寫道,水下的景色就像“仙境”一樣,淺水區的生物——藍神仙(blue angelfish)、紅金鱗魚等等——“會在我的紙上追逐或玩耍。”她筆下的這些神奇的海洋生物——長著巨大毒牙的魚、引起迷幻的甲殼類動物以及從未見過的黑魚——栩栩如生,躍然紙上。
 
  百慕大人給Anable的實驗室起了個綽號叫“魔法之屋”。在這里,研究小組解剖并記錄了從深海捕獲的無數樣本。其中許多是科學家們以前從未見過的。1930年,她在《紐約動物學會通訊》(New York Zoological Society Bulletin)上寫道:“在我們面前的實驗室桌子上,擺著一排透明的、非常嚇人的東西,就在不久前,它們還是生活在水下1600米處的奇怪黑色生物。”Anable希望通過染色、x射線和化學溶液實驗了解這些生物的機體功能,以及它們是如何適應如此不適宜生存的深度的。
 
  Beebe因為雇傭女性受到了同行的嘲笑,但他仍然選擇忠于自己的團隊。“他們真的是在嘲笑他,”2017年,環境歷史學家和人類學家Katherine McLeod在幫助策劃了有關這次探險的博物館展覽后說道。“那些人認為他讓女性進入這些領域是對該領域的去專業化。”他回應了嗎?他說這些女性為團隊帶來了“正確的科研理念和專業的研究技能”。
 
  Anable和Griffin也輪流進入過深海潛水球。在其中一次潛水中,Anable下潛到了368米深的地方,創下了女性所能下潛的最大深度記錄。任務結束后,Bostelmann繼續為國家地理雜志繪制插圖,Anable則帶領一支科學考察隊去了現在的圭亞那。二戰期間,她因8000小時的志愿工作被紅十字會授予獎章。
 
她們,揭開了深海的秘密
甲板上,Gloria Hollister Anable 正在與潛入水下的“深海潛水球”聯系。當連接被中斷時,她無法判斷是靜電干擾還是致命意外。
照片來源:WILLIAM BEEB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1950年,Beebe買下了特立尼達島(Trinidad)叢林里的一所老房子,并創建了一個蝴蝶研究站。 Griffin也加入了這個團隊,目的是記錄和研究蝴蝶的“私生活”,她在1957年為《國家地理》雜志撰寫的一篇文章中寫道。“我們不僅要為昆蟲提供舒適的家和美味的食物,還有合適的伴侶和育兒室。Griffin還管理著加勒比海的野外監測站,并對招潮蟹進行了一項全球研究。1962年Beebe去世后,Griffin接替他擔任了熱帶研究部主任。
 
  現在,國家地理總部大廳里就擺放著一個深海潛水球的復制品。90多年前,第一個深海潛水球建成,至今仍在激發著探險家們的想象力。
 
  在1991年的一次采訪中,水下先驅Sylvia Earle被問及是什么激發了她進入海洋學領域時,她引用了Beebe的故事。“光怪陸離的水下世界依舊如此蓬勃,如此富有生命力,但始終沒發現Beebe在20世紀30年代探險時描述的那種生物,”她說道。“這大大激發了我的水下探索欲望。”
 
(譯者:陌上花開)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ub8优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