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翅走私,美國難辭其咎!

魚翅走私,美國難辭其咎!
美國并非魚翅的主要生產國和消費國,然而由于在貿易路線中的重要位置,美國成了魚翅轉運樞紐。
攝影:JIM WILSON, THE NEW YORK TIMES/REDUX
 
撰文:RACHEL FOBAR
 
  1月24日,一架飛往亞洲的貨機在邁阿密國際機場停留了幾個小時,補充燃料。貨艙里有18個大紙箱,里面裝著受到高度保護的東西;野生動物檢查員不知道,其中一些是非法物品:魚翅。
 
  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負責監管野生動物進出口,督察Eva Lara說:“檢察員的工作是,‘好吧,讓我們看看有沒有不該出現的東西’。”
 
  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的檢察員打開了前幾個箱子,里面裝的是合法的野生動物產品。但隨著不斷深挖,他們發現了魚翅。“后來就變成一箱接一箱的魚翅,”Lara說。大多數箱子里裝著27公斤以上的魚翅,總重量達635公斤。
 
  Lara說,他們原以為4000個魚鰭(這意味著至少1000條鯊魚慘遭毒手)中,有超過四分之一來自受保護的物種,是非法的。但數周之后,經過分類、測量和鑒定,他們發現多達40%屬于非法,其中包括無溝雙髻鯊、絲鯊和長尾鯊。這批貨物的商業價值約為100萬美元。
 
魚翅走私,美國難辭其咎!
 
  美國魚類和野生動物管理局沒有透露這批貨物的原產地、目的地、標簽以及其他物品,以防受到阻撓,或他人模仿作案。
 
  倫敦動物學會的研究員David Jacoby告訴我們,美國不是鯊魚身體部分的主要生產國和消費國,卻是全球魚翅市場的推動者,它是運輸“強國”。“無論魚翅是否合法,人們都能找到將之運往最終目的地的快速路線,通常是運往東亞地區。”美國人“擁有世界上最大的機場,最多的航班和航空公司,因此能實現異地快速運輸。”
 
  4億多年前,地球上出現了鯊魚,但據估計,今天有四分之一的鯊魚、鰩魚和軟骨魚瀕臨滅絕。一些鯊魚的種群數量減少了90%,大部分原因在于過度捕撈。由于鯊魚成熟較晚,后代極少,種群恢復需要很長時間:一般認為,格陵蘭鯊可以活500年,它們直到156歲才開始繁殖。
 
  在商人眼中,鯊魚身上最寶貴的是魚鰭,Lara表示,用魚鰭做的魚翅湯是亞洲傳統食物,一碗可以賣到600美元。另一方面,鯊魚肉卻沒什么價值,這意味著一些漁民割下活鯊魚的魚鰭后,直接把受傷的鯊魚扔到船下,讓它們自生自滅。這些可憐的鯊魚不是沉到海底溺死、失血而亡,就是被其他捕食者吃掉。2000年后,這種做法在美國海域屬于非法行為,很多國家和國際協議也都限制獵取鯊魚鰭。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農業航空貨運業務部門的負責人Arthur Florence Jr.說,在非法魚翅交易中,邁阿密機場里發現的那些只是“滄海一粟”。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數據顯示,從2000年至2011年,各國每年平均進口近17000噸鯊魚鰭。在2006年的一項研究中,科學家估算了全球鯊魚捕獲量,結論是在每年的合法和非法貿易中,有幾千萬條鯊魚被殺——考慮到“魚翅交易中的常見物種……繁殖率較低”,這個數字可謂觸目驚心。
 
魚翅交易現狀
 
  在美國,13個州和3個地區已禁止銷售魚翅。但根據2019年的一份報告,美國的地理位置使得這個國家成為魚翅走私路線中的轉運樞紐:一邊是南美洲和中美洲的鯊魚捕撈國,另一邊是亞洲魚翅市場,因此大量非法運輸魚翅通過陸運、空運和海運從美國過境。這份報告出自非盈利保護組織: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
 
魚翅走私,美國難辭其咎!
 
  NRDC的報告顯示,從2010年至2017年的7年里,途經美國港口的魚翅在591噸至859噸之間,它們來自約90萬條鯊魚。然而,這些數字只是保守估計,因為研究者僅關注了目的地為香港的那些,依據一個全球航運數據庫,統計了明確標為魚翅的貨物。NRDC太平洋行動的負責人、報告的首席著者Elizabeth Murdock表示,魚翅往往被誤標為“冷凍海鮮”或“水產干貨”,甚至是完全不相干的東西,比如“網球鞋”,如果“全都是走私的”話。
 
  美國應遵守《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和《美國聯邦法規》,前者旨在確保跨境貿易不會威脅物種的生存,后者要求監控過境野生生物運輸情況。進口并再次出口的魚翅必須按流程處理,需要得到CITES和美國的許可。Murdock說,只是途經港口的貨物也應受到監控,但往往做不到這一點,而且如果貨物在同一家運輸公司的船只或飛機之間轉運,那么可能不會被檢查。
 
  根據Florence的說法,邁阿密機場的檢查多少有點運氣成分。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曾告知海關,有一批魚翅即將抵達,但農業航空貨運部門每天在邁阿密機場要處理100多趟過境航班,不可能發現全部的非法魚翅運輸。“有點像大海撈針。”
 
  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的特別探員Michelle Zetwo說,她知道有魚翅經過美國港口,但NRDC報告的數字出乎了她的意料。
 
  2017年,Zetwo參與了奧克蘭港突擊搜捕魚翅行動。在對一艘從巴拿馬駛往香港的集裝箱船進行例行檢查的過程中,他們發現超過23.5噸的魚翅,它們被標為黃瓜和泡菜黃瓜。
 
  Zetwo說,和2020年邁阿密機場發現的一樣,那次很大程度上也是靠運氣。“檢查后我們才知道,這只是碰巧。”
 
魚翅走私,美國難辭其咎!
根據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的報告,從2010年至2017年,有591噸至859噸魚翅途經美國港口。報告的首席著者表示,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攝影:JOHANNES EISELE, AFP/GETTY
 
  NRDC的報告還指出,拉丁美洲的很多出口國也是國際魚翅交易的“主要參與者”,巴拿馬和哥斯達黎加等國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魚翅出口經過美國。
 
魚翅走私,美國難辭其咎!
 
  Murdock說,毫無疑問,其中一些魚翅來自受保護的物種。根據2018年的一項研究,包括墨西哥、哥斯達黎加、厄瓜多爾和秘魯在內,主要出口國會捕撈魚翅交易中常見的魚類,其中很多魚類未經許可不得售賣。
 
  Murdock在談到NRDC的發現時說:“我們很清楚,這只是冰山一角,然而我們很難知道冰山有多大。”
 
  如果美國想成為人們眼中的鯊魚保護者,那就必須肩負起“捕手”的責任,收繳更多的非法魚翅,Murdock說。“魚翅暢通無阻地穿過美國的邊界,我們卻無動于衷,那么美國就是鏈條上的薄弱環節,事實上,我們應該成為全球供應鏈中最重要的一環,因為我們有強大的法律體制和資源去打擊魚翅交易。”
 
  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的Eva Lara也同意這一點。“我們必須做到‘我的管轄范圍內沒有,美國沒有’。如果魚翅途經美國,那么我們必須站出來,執行其他國家的法規,幫助這些動物生存下去。”
 
解決方案
 
  “我認為,沒有野生動物機構希望非法魚翅進入美國市場,”Michelle Zetwo說:“掌握消息,知道它們何時會進入美國的港口很重要,目前我們還無法及時獲得這些信息。”
 
  Jacoby表示,由于很難監控交易情況,針對美國在全球魚翅交易里無意中起到的重要作用,最佳解決方案是全面禁止。
 
魚翅走私,美國難辭其咎!
 
  Jacoby在一份對航空貿易網絡的分析中發現,把魚翅從拉丁美洲運到香港,需要四趟航班。他認為,美國的魚翅禁令將導致航班數量略微增加,并提高運輸魚翅的總成本。
 
  “如果不途經這樣的大型樞紐,從A到B的運輸成本會更高,”他說:“隨著負擔越來越重,我希望原產國的捕撈作業會有所減少。”
 
  農業航空貨運公司的Arthur Florence說,1月在邁阿密發現魚翅后,所有魚翅都擺了出來,他心里苦樂參半:高興的是他們繳獲了非法魚翅,難過的是想到了那些死去的鯊魚。“被割掉的幼鯊魚鰭有1噸多,”他有些沉痛:“有些鯊魚需要約20年時間才能繁殖。”
 
  這也就是為什么我們要立即行動起來,因為鯊魚“不會迅速恢復”,Jacoby說:“我們已經拖延了太久,不能等到鯊魚被人類趕盡殺絕才亡羊補牢。”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ub8优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