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菌爆發!誰來救救這些可憐的熱帶蛇?

真菌爆發!誰來救救這些可憐的熱帶蛇?
壺菌傳播到巴拿馬后,包括大型黑樹蛇在內多個物種的數量顯著減少,因為這種真菌導致它們的獵物:兩棲動物消失。
攝影:JAMES CHRISTENSEN, MINDEN PICTURES/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撰文:DOUGLAS MAIN
 
  在過去半個世紀里,一種致命真菌肆虐世界各地的青蛙和蠑螈類生物。它導致至少500個物種減少或滅絕,在破壞生物多樣性方面,它是全世界最具破壞性的病原體。它的名字叫壺菌。
 
  對于以兩棲動物為食的動物來說,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然而關于這種傳染性真菌對全球食物鏈的影響,科學家卻知之甚少。
 
  本周發表于《科學》雜志的一項新研究發現,兩棲動物數量減少給以青蛙為食的熱帶蛇帶來了嚴重打擊。2004年,壺菌橫掃了巴拿馬的奧馬爾·托里霍斯·埃雷拉國家公園,自那之后,蛇類的總數、多樣性和健康狀況顯著下降。研究著者稱,兩棲動物的其他捕食者可能也處于同樣的狀況。
 
  研究合著者、密歇根州立大學的定量生物學家Elise Zipkin說,當地很可能有十幾種,甚至更多的蛇消失了。
 
  蛇類數量大幅減少會帶來相應的生態效應,這意味著將對整個食物網造成更廣泛的影響。
 
真菌爆發!誰來救救這些可憐的熱帶蛇?
在壺菌入侵前,攝影師在巴拿馬的一座公園里拍到了7條綠鸚鵡蛇((Leptophis depressirostris) 。壺菌造成了一場“兩棲動物大災難”;那之后,雖然科學家開展了長達8年的深入調查,但一無所獲。
攝影:EDWIN GIESBERS, MINDEN PICTURES
 
  另一位合著者、內華達大學里諾分校的副教授說Julie Ray:“它一定會影響鳥類、哺乳動物,以及其他所有動物。”
 
  這也就是為什么這項研究甚至關系到“那些不喜歡蛇的人,”她補充道。
 
蛇類在消失
 
  康奈爾大學的生態學教授和爬蟲館館長Kelly Zamudio沒有參與此次研究。Zamudio表示,雖然兩棲動物的減少明顯會影響捕食者,但我們需要某個地方的長期數據,而獲得這些數據很困難。
 
  這項研究的觀察結果和數據來自辛苦的野生動物實地調查:科學家在巴拿馬埃爾科普社區附近的公園里展開工作,調查時間長達13年多,一半時間在壺菌侵入之前,一半在之后。
 
  僅原始數據就足以說明,壺菌間接傷害了蛇。在這種真菌出現前,科學家記錄了30個不同物種;之后,只有21個,而且數量少得多。那些被觀察到5次及以上的物種,超過一半很少再被看到了。
 
  但很多蛇類非常罕見:在13年的觀察中,科學家發現36種蛇,其中13種只出現過一次。其他很多蛇類也只出現過寥寥幾次。這帶來了一個問題:如何在目擊次數有限的情況下,估算物種豐富度?
 
  Zipkin采用了一種數學模型,根據目擊情況推斷蛇的數量趨勢,結果發現很多罕見的物種在當地已滅絕,而且至少12個物種消失了。
 
  論文指出,“種群數量驟減……且有同質化現象”。Zamudio說:“種群發生了永遠的改變,很多物種可能會徹底消失。”
 
  “對我來說,這簡直難以置信,說明收集類似數據非常重要。”
 
“備受打擊”
 
  研究合著者Ray在這座巴拿馬國家公園收集了8年的數據,但她最初并沒有想研究蛙壺菌的影響。這種壺菌是在2005年出現的,那時Ray才剛開始收集數據。
 
  當時,作為博士研究的一部分,她的任務是研究兩種蛇的數量和食物。一般認為,這兩種蛇都以蝸牛為食,比如噬蝸牛蛇。這是一種細長的蛇,頭部鈍圓,眼睛略突出。
 
  事實證明,噬蝸牛蛇其實并不像之前以為的那樣吸食蝸牛,它們的食物主要是蛙卵。問題來了。在壺菌出現之前,包括研究合著者、馬里蘭大學的Karen Lips在內,研究人員曾見過149次這種動物。那之后,這個數字下降了不少,而且Ray見到的噬蝸牛蛇往往瘦弱、營養不良。
 
  她解釋說,這種蛇有時一年只吃一次東西,這樣即使獵物消失很久,它們也能生存下去,雖然狀態不太好。
 
真菌爆發!誰來救救這些可憐的熱帶蛇?
壺菌嚴重打擊了這種飾紋棕蛇 (Rhadinaea decorata)。在壺菌入侵前,科學家曾見過13次這種蛇,入侵后再也沒見過。
攝影:BIOSPHOTO, ALAMY
 
  Ray之前在巴拿馬另外兩處工作,后在埃爾科普研究點工作,觀察青蛙的情況。壺菌入侵后的6個月里,大部分青蛙都死了,它們的尸體在小溪中堆積如山。
 
  她說:“青蛙數量減少了這么多,簡直不可思議。”Lips和其他人之前的研究發現,壺菌導致當地兩棲動物數量下降75%,至少30個物種滅絕。
 
  那之后,她研究的物種:蛇,也開始受到影響。她每天晚上都出去收集數據,發現蛇越來越少。
 
  她說:“有時我會覺得自己太沉迷于收集數據”,但最終情況變得明朗起來,“這些真實數字和現實中的動物息息相關。這讓我備受打擊。”
 
對食物鏈的影響
 
  除了影響蛇,兩棲動物的消失還會帶來其他生態影響。在食物鏈下游,沒有了蝌蚪,溪流中會出現更多藻類,導致水中缺氧。而在上游,沒有了蛇之后,也會有相應后果。
 
  Ray補充說:“蛇對于環境非常重要,把蛇拿走,整個生態系統會崩潰。”
 
  內華達大學里諾分校的生物學家Jamie Voyles沒有參與此次研究。她也同意這一觀點:“我懷疑,兩棲動物消失可能影響到了更多的捕食者和獵物。”
 
  她補充說:“這項研究還強調了壺菌病和新發傳染病對整個生命網的毀滅,說明新發傳染病的影響超出了我們之前的理解。”
 
  幸運的是,我們還有一絲希望:一小部分兩棲類動物身上有抵抗的跡象,一些種群開始緩慢恢復。某些蛇轉向了其他獵物,比如蜥蜴;那些不吃兩棲動物的蛇,數量似乎在增加,可能因為競爭減少了。
 
  但我們才剛剛開始了解壺菌的影響,毫無疑問,這將是一場持久戰。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ub8优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