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離直擊樹懶分娩!

近距離直擊樹懶分娩!
褐喉樹懶和寶寶在哥斯達黎加的阿維里奧斯樹懶保護區,留下了這張“證件照”。
攝影:SUZI ESZTERHAS, MINDEN PICTURES
 
撰文:JASON BITTEL
 
  哥斯達黎加的游客最近目睹了神奇的一幕:一只三趾樹懶分娩了。
 
  在距離阿雷納火山國家公園不遠的拉福圖納,卡諾阿阿文圖拉公司的導游Steven Vela在車窗外發現了一只褐喉樹懶,于是趕緊把車停在路邊,那時他還不知道樹懶已經快生完孩子了,也不知道接下來將看到什么。
 
近距離直擊樹懶分娩!
 
  說時遲,那時快,樹懶寶寶剛出生幾秒鐘,就從媽媽手中滑脫了。但它并沒有掉到下面的林地上,而是掛在臍帶上,引得圍觀的游客一片驚呼。作為世界上速度最慢的哺乳動物,樹懶媽媽以令人驚訝的速度,迅速把寶寶抱回懷里,并把它舔得干干凈凈。
 
  “這太神奇了,”拍攝了全過程的Vela在臉書上說道:“我簡直驚呆了,我估計以后再也看不到這樣的情形了。”
 
  他很有可能是對的。總部位于哥斯達黎加的樹懶保護基金會的執行理事Rebecca Cliffe說,目睹樹懶出生非常罕見。“沒有多少人見過,尤其是(三趾)樹懶。”
 
  畢竟,樹懶是一種神秘的動物,行動遲緩,幾乎總是躲在樹頂。三趾樹懶共有四種,和近親二趾樹懶相比,野外環境中的三趾樹懶更難被發現。
 
  而且,由于沒有足夠的觀察數據,我們還不清楚,臍帶是否是樹棲哺乳動物的救生設備。
 
  不過這段視頻體現了民眾科學的重要性:這是了解物種行為的寶貴機會,可以幫助科學家填補關于特定物種的知識空白。更重要的是,這樣的觀察還能提供數據,專家可以據此制定保護方案。
 
  在中美洲和南美洲的保護區,棕喉樹懶很常見,沒有滅絕的風險,但其他樹懶的情況就沒有這么樂觀了,比如極度瀕危的侏儒三趾樹懶。
 
樹懶寶寶的救生索?
 
  早在2013年,幸運的Cliffe就在哥斯達黎加看到過褐喉樹懶分娩。
 
  那次,樹懶寶寶掉下來的時候,臍帶纏住了一根樹枝。“非常戲劇化的場景,”她說。樹懶媽媽也是簡單地伸手把寶寶抱了起來。“接著,它吃掉了所有的羊膜囊和臍帶,然后又吃掉了胎盤。”
 
   “我認為,不會每次都恰好發生(樹懶寶寶掛在胎盤上)”,Cliffe補充說:“我猜測這很常見,而且不會有問題。只不過站在下面的觀眾會有點緊張。”
 
  位于哥斯達黎加的樹懶研究所的負責人兼聯合創始人Sam Trull卻不這么認為。
 
  她在郵件中寫道:“我不認為視頻中樹懶寶寶掛在臍帶上是正常現象。”
 
  例如,寶寶出生后,連接著臍帶的胎盤通常很快就會出來,這意味著母親只有很短的時間把寶寶抱回來。Trull還指出,樹懶媽媽會把雙手放在身下,等待孩子出生,說明樹懶寶寶不應該掛在臍帶上。
 
  “但臍帶能把媽媽和寶寶連在一起,這個功能實在太偉大了!所以,如果樹懶的臍帶特別強大,我也不會驚訝。”
 
  “我太嫉妒那些人了,我自己都沒在現場,”她補充說:“現在我們知道了,抓住滑溜溜的寶寶也是樹懶的必備技能之一。”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ub8优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